网站首页 馆情简介 国画交流 油画交流 书法交流 馆展浏览 服务指南 书画文库 联系我们
    今天是: 2019/7/24  星期三
展  讯:
閬撳惉閫旇
齐白石《篱豆》诗中藏玄机

 

李珂

齐白石的大家庭中,除了在湖南湘潭明媒正娶的原配妻子陈春君女士之外,还有一位侧室。关于这位女士的身份信息是:胡宝珠,四川丰都人,父亲是蔑匠。早年曾在政界人士胡南湖家里给其母亲当干女儿,1919年(17岁)嫁给57岁的齐白石。

这些履历资料都没问题,问题出在川妹子胡宝珠女士究竟是通过何人何种方式走进齐白石的生活之中的。

有意思的是,关于此事,不同的研究者,不同的记述,不同的出版物,出现了严重明显的不一致。更有意思的是,如果认真追究这种混乱现象以及那些五花八门记述的根源,竟然是齐白石本人在捣鬼”——他在公开出版的多种带有自传性质的著述中,不断编造谎言、虚构故事,长期蒙骗糊弄了广大读者和众多研究者。比如,他在《白石老人自述》中说:1919)中秋节边,春君来信说,她为了我在京成家之事,即将来京布置……不久春君来京,给我聘到副室胡宝珠。陈春君女士1940年病故,齐白石在《祭陈夫人》中又写道:民国六年乙卯,因乡乱,吾避难窜于京华,卖画为活。吾妻不辞跋涉,万里团圆,三往三返,为吾求宝珠以执箕帚。

故事的确很生动感人。陈氏夫人为了让北漂丈夫生活得舒适幸福,不仅积极主动地张罗给他纳妾,还不辞劳苦地长途奔波跋涉,先后从湖南乡下老家三进北京。既然齐白石本人为贤妻赠妾定了调,后世众多传记作者都纷纷顺杆儿爬

湖南作家周迅在《齐白石全传》中写道:“……陈春君专程来到北京,为齐白石物色侧室,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经反复挑选,陈春君给齐白石聘到侧室胡宝珠……齐白石和胡宝珠一见面,双方都感到满意,于是就这样说定了。《北京日报》原副总编辑林浩基在长篇传记《彩色的生命——艺术大师齐白石传》中说:她(陈春君)告诉白石,给他聘定了一位配室,几天之内,她将携她一同来京,要白石预备下住处,准备成亲……一天下午,陈春君带着一位年轻女子赶到北京……胡宝珠在湘潭一亲属家当婢女,出落得十分标致。白石一见,满心喜欢。当天……在陈春君的操持下,简单地举行了成亲之事。

显然,周、林二位都对事实做了艺术加工,已是典型的小说笔法。其实事情的真相是:胡宝珠系白石知己好友胡南湖赠送的礼物,而且是在1919913日齐白石回湖南时才被送到火车站的。陈春君只不过是在湘潭老家迎接了夫君从北京带回来的胡宝珠。换言之,在白石纳宝珠这出家庭喜剧中,齐白石的原配妻子陈春君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配角

至于胡南湖为什么赠送齐白石这个特殊的礼物,白石在自己的一首诗《题画篱豆》中泄露了秘密:

菟丝情短此情长,万事何如为口忙。

采撷不思红豆子,加餐尝坐紫丁香。

良朋如此皆为累,爱我虽衰未减狂。

蟋蟀声中归万里,老馋亲口教厨娘。

仅看诗的内容,读者仍然难窥奥秘,幸好诗人在诗前还作了一个《小序》:友人见余画篱豆一幅,喜极,索去。后报我以婢。这就不打自招了。胡南湖赠送齐白石礼物(婢女胡宝珠)的直接原因和交换代价,是因为他喜欢索去了齐白石的一幅画。确切地说,胡宝珠是齐白石用一幅画《篱豆》换来的。

拿大活人做礼物”——男士之间互赠奴婢”“姬妾,在基本人权缺失、妇女地位卑下的中国封建社会,原是很平常的事情。到了民国初期,新旧习俗混乱交织,再加上政府相关法律含糊模棱,造成纳妾乃至妻妾成群等现象不仅没有彻底绝迹,而且还相当普遍,所以南湖赠珠”“白石纳珠在当时并非违法悖德的丑闻劣行。不过,齐白石作为知识分子艺术家,毕竟受到了新思想、新文化的影响,而且有着极强的自尊心、虚荣心和正统家庭伦理观念,所以既要满足自己的需求,也想给世人和后辈树立良好形象——毕竟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子娶个十七八岁的小媳妇,即使不算绯闻,也很有些荒唐。因此,白石老人就像一个嘴馋偷吃了好东西的孩子,在公开场合尽量遮盖掩饰,甚至不惜编了瞎话”……

这个故事也给普通读者一个启迪——对坊间流传的所谓名人自传”“名人传记,还真不能盲目全信。

    来源:《中国书画报》副刊版

发布时间:2015/11/10
版权所有:东营市美术馆              技支持:东营远见网络            鲁ICP备06039442号